當前位置: 首頁 > 女生小說 > 懸疑小說 >血色迷鐘 > 第十二章 尋找嬴風
第十二章 尋找嬴風
作者:研東   |  字數:2828  |  更新時間:2018-11-27 11:12:05  |  分類:

懸疑小說

趕走了那兩個可惡的盜墓賊,雪兒拍了拍手,興高采烈的來到我的面前,“用不用幫忙呀?”她蹲下來,還是笑嘻嘻地看著我說道:“喂!人家在和你說話耶!不要不理人好不好?”真是想象不到。在那個時代里,一個從小就生活在關中的毛丫頭說話竟是一口地地道道的臺灣腔,她越是這樣,我就對她的背景越感興趣。可是現在,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,這樣的窘樣,自己都不敢形容,還哪有心思和她說話啊?

我的腦袋仍然耷拉在一旁,拼命的咽著唾沫,哪知這丫頭竟扯住我褲管,稍一用力,就將我的褲子扒了下來。我如同受到了奇恥大辱一般,雙手下意識地捂住下體,卻碰到了一手粘乎乎的東西,我瞬間像是明白了什么,閉上眼睛不敢看她。雪兒見我不理她,竟獨自犯了難,她蹲在我的面前沉思片刻,一個閃身,便不見了蹤影,約摸過了半炷香的功夫,她的身影如蜻蜓點水般輕輕的落在了我的面前,手里拿的竟是一條褲子。

“換上吧!之前那個大個子的,我看了一下,和你的身板應該差不多。”她一邊說著,一邊將手中的褲子扔在我的面前,轉過身去,向前走了幾步,雙臂抑在胸前,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,任憑冷風肆意摧殘她的秀發。

我撿起自己的破褲子,將它揉成破布,擦干凈自己的下體,這時的我,也顧不得什么體面了,手忙腳亂的換上那個“盜墓賊”的褲子,強支撐住自己的身體,站了起來,極度虛弱的我在冷風中搖搖晃晃,如果晚風再強烈些,我很快就會被再次吹倒在地。雪兒轉過身來,關切的對我說道:“怎么樣?好些了嗎?”我搖搖頭,表示否定,若不是已經在她面前出了丑,否則,依我的性格,肯定不會承認的。

“我知道你很疲倦,可那也沒辦法啊!你的朋友下落不明,生死未卜,不如,我們一起下去找他吧?”雪兒眨著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本正經的對我說。我心想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,我還敢不答應她,要是把她給惹怒了,一氣之下走了的話,要是再出現什么意外,可真的就不會再有什么好運氣可言了。我越想越恨自己窩囊,不爭氣,被朋友保護也就算了,如今卻要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來照顧自己的生命安全,真是越來越沒用了。

想歸想,可我終究還是答應了她,我回過頭往井里看,井底漆黑一片,在月色光下,隱隱約約的看到那根繩子還在。這繩子的有無,對于雪兒來講,就沒有那么重要了。雪兒還沒等我做出下一個動作,她扯住我的胳膊“滋溜溜”地就躥入井中。也不知道為什么,這井底,為什么突然會變得那么深?

她就這樣挽著我,疾速在井底的甬道中穿行,沒有受道任何的阻攔,很快就來到主墓室,詭異的墓室,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,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寧靜和空氣中散發著的血腥味道。怪獸們也是蹤影全無,頓時,一種不詳的感覺立刻出現在我的腦海:嬴風這小子,是不是早就變成怪獸的口中餐了?

雪兒也是有備而來,她從口袋中掏出火機,點燃了另一只手上的蠟燭,微弱的燭光下,隱隱可見墓室兩邊的石門敞開著,我無力呼喊嬴風的名字,呆呆地看著雪兒手中的蠟燭。

雪兒一手挽著我,一手拿著蠟燭,小心翼翼地向前慢慢移動著,臺階上的穢跡早已凝固,怪獸吃剩下的尸體殘肢,還散落在墓室的各個角落,上面沒有新鮮的足跡,怎么也不像還有別人來過的樣子。

“嬴風到底哪里去了?”我在心里默默的為它祈禱著,雪兒也不說話,只顧著挽著我,徑直朝墓室的前方走去,上完全部十八級臺階之后,她又向前走了大概三四步的樣子,將手中的蠟燭高高舉過頭頂,抬頭向上看了半天,我不知道她的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么藥,但有一點我是清楚的,她對這個大墓穴的了解,肯定比我多。

雪兒松開我的手臂,我就地一個趔趄,栽倒在地,正想要說她什么,只見她雙手合十,口中像是念叨著什么,不一會兒,她縱身一躍,一把將栽倒在地的我拉到臺階下,就見臺階上方的平臺處瞬間裂開,將周圍的尸體殘肢全數吸入地裂之中,“快,捂住耳朵!”雪兒喊道,話音剛落,整個墓室巨烈晃動,但奇怪的是,沒有任何石塊墜落,更沒有一絲的灰塵,晃動后又是死一般的沉寂,待響聲過后,地裂處慢騰騰地升起一口紅木棺材,棺材周圍被香氣籠罩,刺鼻的香味熏得人幾近窒息,回過身來再看雪兒,亭亭玉立的,就像一個公主一樣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我。

我被香氣嗆的眼淚嘩嘩往下淌,她卻像一個沒事兒人一樣,傻傻地注視著眼前的那口棺材。香氣很快散盡,我卻再一次的昏死過去。

雪兒沒有時間照顧我,她翻身一跳來到來棺材前,朝里面的“死尸”說了一句:“風哥哥,你可以起來了。” 說著她的手輕輕向前一推,棺蓋脫落,里面的“尸體”“騰”地坐了起來

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心里有感應,當我聽到棺材里的人竟是嬴風時,激動的竟然蘇醒過來,一股莫名的力量讓我站了起來,熱淚盈眶的我在雪兒面前也顧不上什么形象了,更何況之前在外邊不是已經丟了一次人了嗎?脫口而出:“兄弟,你沒死啊!可想死我了。”可嬴風就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樣,他死死地掐住雪兒的脖子,不一會兒,雪兒的臉色由紅潤變得逐漸蒼白,嬴風兩眼發直,眼珠一動不動地盯著雪兒,我一看,這還得了?三步并做兩步的“沖”了上去,兩手扶住棺材沿,正想與他理論,嬴風忽地騰出一只手來,掐住了我的脖子,我連一寸的武藝都沒有,哪能抵得住他這么一掐?沒用多長間,我就兩眼翻白,一只腳感覺已經踏入“閻王殿”了。

雪兒還是有經驗之人,她趁嬴風騰出一只手的空檔,兩手握住掐著她的那只手,用力甩向一旁,隨后她一掌劈向掐住我的那只手,我一回神向后退出數步,又重新坐在地上,揉著自己的脖子。雪兒旋風般地連續向嬴風抽了十數個巴掌,嬴風也不躲避,他仍然瞪著雪兒,舌頭伸得老長,時不時的從嗓子眼里發出“哼、哼”的聲音,聽著有點讓人不寒而栗。

我不清楚自從嬴風進入古墓之后究竟發生了什么,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,這小子中了“尸毒”,已經不是他自己了,方才若不是雪兒反應敏捷,這個時候,想必我倆也會步他的后塵,成了“尸鬼”了。

雪兒沒有給嬴風再次抓住她的機會,閃身躲向了一旁。嬴風從棺材里邊站起來,俯身跳了出來,目露兇光,嘴牙咧嘴的朝著雪兒走去,欲治雪兒于死地。平臺的面積有限,同時也為了保護我,雪兒沒有再躲閃,眼看著嬴風就要將她抓住,這時,只聽“嗖、嗖”地飛來兩顆石子,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嬴風兩邊的肩胛骨處,嬴風就像被點了穴位一樣,站在那里,伸出來的兩只手離雪兒的脖子僅僅寸余遠。雪兒化險為夷,一弓腰跳到了嬴風的身后,回頭看了看我,道:“沒事了。”我將一只手按在地上作支撐狀,正要起身,就見一道白光快如閃電,眨眨眼的功夫,白光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,前來搶救者,正是雪兒的爺爺,老啞頭兒。

老啞頭兒的到來,也許也在雪兒的預料之內,否則,她不會明知有風險而面不改色心不跳。老啞頭上前雙手分別托住嬴風的頸部和腰部,讓他平躺在地,老啞頭撕開嬴風的衣服,就見嬴風的前胸處有大片大片的瘀血,喉部下方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咬的是血肉模糊,這,才是嬴風中了尸毒的主要原因……

 
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猜你喜歡

全民电玩街机版官方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