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女生小說 > 懸疑小說 >血色迷鐘 > 第九章 偶遇老者
第九章 偶遇老者
作者:研東   |  字數:2585  |  更新時間:2018-11-27 11:12:05  |  分類:

懸疑小說

嬴風所指的方向不遠處是一棵被雷劈了半截的枯樹,老樹的樹皮事前就被附近迷信的村民扒的一干二凈,關中這兒有一個傳統陋習,傳說扒光被雷劈過的樹皮,會帶走一年的霉運,年頭越是久遠的樹就越吉祥。閑言少敘,話又說了回來,上次遭難的時候,怎么就沒人關注這里呢?搭的救助帳篷,不就在這里嗎?印象中這老樹好像不在這兒啊?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呢?我也來不及多想了。

嬴風帶著我們三步并做兩步的快速向老樹那里移動,一口茶的工夫,我們就到了近前,嬴風擼起他那雙滿是黃泥的袖子,頓時就來了精神,“你們看看,俺說什么來著,果不其然啊!”嬴風興高采烈的說道。老樹的底部被人工挖了個大洞,不知道為何,看似很深的洞,卻從里面傳來一絲光芒,“莫非這里面有人?”我順嘴嘟嚷了一句。

“這樹像是被人故意埋在這里的,之前肯定不在這兒。”麗麗道。“目的很明顯,就是來拿它做掩護的。”嬴風接著麗麗的話茬,說道。說時遲,那時快,漫天的烏云夾雜著冰雹鋪天蓋地的下將開來,蛋黃大的土雹子砸在人身上那叫一個疼啊!“這他媽的叫什么天啊!你作妖也就是了,這個季節下雹子,真他媽的不讓人活了。”嬴風的話沒錯,可即使你牢騷發的再多也無濟于事,它該下還下它的,你就是說的再多有什么用呢?我心想。

嬴風的智慧也真上無窮大,他拾起一個雹子,朝著洞口就扔了進去,不多時,里面傳來“咚”的一聲脆響。“這是到底了。”嬴風道。我一邊護住麗麗,一邊正想問贏風該怎么辦,就聽嬴風大喝一聲,“快躲開。”他見我們來不及反應,便一腳將我踹翻在地,摟著麗麗迅速地滾到一旁,這時,那棵半截老樹“砰”的一聲倒下,順著它倒下的方向滾了下去,嬴風連忙上前,一腳踏在上面,制止住了正要滾下去的老樹。

麗麗嚇的花容失色,張大嘴巴卻說不出話來,那大雹子砸在身上的滋味可不是語言就能表達出來的。“別管這么多了,先下去看看再說,興許這個賊窩能有吃的。”嬴風扶起倒在地上的我們,說道。

不知道是被興奮沖昏了頭腦還是被雹子砸的,這小子滿臉堆笑,搞的我也不得不答應他,他還是老樣子一個腋窩夾一個,一閃身便進入洞中。外面的那棵老枯樹“當”的一聲滾了沒多遠,就被瓦礫截住去路,不提。

我們沿著那絲光芒一點點地向前行,是誰這么大膽子敢冒這么大的風險公開在學校操場挖洞,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隨著我們越來越深入,那絲光芒也越來越明亮,甚至傳來些許悅耳的音樂聲,那聲音,似曾相識,那不就是幾天前的那個失蹤的大編鐘嗎?想到這兒,我用手指捅了捅身邊的嬴風,他知道我想要說什么,他將一根手指豎在鼻子前,示意我不要說話。我再側身看著麗麗,麗麗也默不作聲,只是莞爾一笑。

我們加大步伐,大步流星地向里面走去,我們越接近目標,那音樂聲也就越來越大,越來越悅耳動聽,光芒也越來越亮。直聲音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:“來都來了,躡手躡腳的不是英雄所為。還不敢快現身?”此人耳力如此之好,想必一定不是什么等閑之輩。他把我們的大步流星比喻什么躡手躡腳,想必也只是想給自己留一個老面子吧。

聽到這話,我們也就不再不好意思往前走了,嬴風抓住我倆,一陣風似的停在了說話人的面前。“啊?怎么會是……您老。”嬴風故意拉高聲音把這個“您老”二字說的這么長,想來也一種尊稱吧!他也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眼前的這名古稀老人。那口大編鐘赫然立在我們的眼前。“怎么?小娃娃,你們對它也有興趣?”嬴風見老都這么問,很顯然,他對這口大編鐘也是知根知底的。于是,嬴風挺起胸膛,底氣十足的說道:“它就是在俺們的面前失蹤的,俺們當然有興趣啦!”

老者站起身,兩步來到大鐘前,透過大鐘射出的光芒,我定睛一看:這不就是他嗎?我隨即“媽呀!”地叫出聲來,“啞爺爺,怎么會是你?”這不就是那夜失蹤的那一老一少當中的老者嗎?鎮上的人們沒人知道老先生姓甚名誰,年輕的都叫他啞爺爺,我的父輩人都稱呼他老啞叔。年紀再大一些的都叫他老聾子,他年輕那會兒來到鎮上時,耳朵就不太好使,不愛說話,靠木匠手藝維持生活。他在翠屏鎮上居住了大半輩子了,至從四十多歲時老伴兒去世,兒女也不知去向,從此后他變得更加沉默寡言,很少與人交流來往,直至不說話,鎮上的人們都認為他是傷心過度,疲勞成疾哭啞了嗓子最終變成了啞巴。也有的說他成為啞巴也就遲早的事兒。多少年來他一個人帶著唯一的孫女一直鰥居于此。我驚訝的是他不是啞巴嗎?怎么今天竟突然張口說起話來?我一臉迥異的目光看著老人,這老先生背也不駝了,也不聾也不啞了,聲音豁亮,精神鑊鑠,渾身硬朗如身強力壯的小伙子,叫人匪夷所思。老啞頭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他不動聲色,捋了捋胡子,一臉堆笑,道:“我提早就知道你們這幾個后生一定會找到這里來。”啞爺爺這么一說,這就更加深了我們心里的疑團。

啞爺爺讓我們坐下,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,那編鐘竟然止住了聲音,但光芒依舊,老啞頭一屁股坐在他原來的位置上,笑呵呵地看著我們三個,兩手輪流的捋著胡子,也不說話。我心想這老頭子在這兒賣什么關子呢?這真是要急死個人啊!可我想歸想,老啞頭兒還是不說話,他把目光轉向了麗麗護士的身上,道:“這女娃子,看著眼生,哪個堡子的?”麗麗心里先是一驚,然后固作鎮定地等著老啞頭兒繼續說話。老啞頭兒看著麗麗的這一身妝扮,就看出來這個女娃子肯定不是附近的人,不是個讀書的,就是個行醫的,于是,老啞頭兒繼續問道:“女娃娃,你自己說吧!”我猜想這老啞頭兒步步對麗麗護士緊逼,肯定看出來麗麗護士身上的故事肯定不比他的少。我這才想起從我們進來的那時候算,老啞頭兒的余光就一直沒有離開過麗麗。

麗麗知道她隱瞞不了了,沒等老啞頭兒再次說話,她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扣,我和嬴風見她這么做,臉立刻紅了一大半兒,連忙扭過頭去,而老啞頭兒的目光還是緊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,老啞頭看到麗麗解開自己胸前最上面的兩粒鈕扣,露出右肩,一個巴掌大小的“周”字圖騰出現在我們面前,老啞頭兒立刻起身向前,仔細地端詳著這深深的刺在麗麗護士右肩的“周”字圖騰,我和嬴風一臉的疑云,也不好開口問什么,時間在那一刻恍如隔世像是凝固了,“土窖”里的氣氛瞬間下降到了冰點。

“爺爺,你在做什么呢?” 一個聽上去嗲嗲的聲音從“土窖”的深處傳來,打破了這難得的寧靜,我和嬴風也下意識的回過頭去,目光鎖定在一個突然出現的少女身上……

 
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猜你喜歡

全民电玩街机版官方版